疫情對旅游消費最大的改變,可能是消費習慣的改變,從被動到適應的宅文化,親子游的剛需,旅游消費的升級,門票經濟的終結...,始于巨石崩裂處,旅游業如何從縫隙中看到光?

疫情對旅游消費最大的改變,可能是消費習慣的改變。有時候有些東西,我們過去是想疫情它總會過去,它的持續時間不會太長,當這個疫情過去以后,一切都會如舊,但是現在可能回不去了,由于這次疫情延續的時間特別長,觸及的面特別大,所以可能我們的消費習慣悄然無息的發生一些改變,甚至是不可逆的改變。這些恰恰是當下旅游研究者、從業者要思考要關注的問題。

過去很多老年人買東西,一定是選擇很多到線下去買的,就像我的父母,買菜買很多東西,一定要有觸感到現場去買,但是這么長時間的疫情逼得他不得不用手機,加入各種各樣的購物群,各種各樣的APP去買東西。那么接下來他發現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方式,可選擇性很多,過去他覺得很麻煩的,現在可以送貨上門。他適應了就意味著他的購買習慣發生了不可逆的變化,那么我們旅游消費是不是也有這樣一些改變呢?

疫情對旅游消費最大的改變,可能是消費習慣的改變。有時候有些東西,我們過去是想疫情它總會過去,它的持續時間不會太長,當這個疫情過去以后,一切都會如舊,但是現在可能回不去了,由于這次疫情延續的時間特別長,觸及的面特別大,所以可能我們的消費習慣悄然無息的發生一些改變,甚至是不可逆的改變。這些恰恰是當下旅游研究者、從業者要思考要關注的問題。

下面我就列舉一些。

第一個我覺得有可能發生的變化是宅文化的興起。就是從一種被動的到一種適應,當然這種宅,我首先要對它做一個界定,這個宅不僅僅是指宅在家里,它還有一種本地宅,就是常住地休閑。如果說旅行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的話,如今可能這種宅休閑,家宅和本地宅這種休閑演變為一種生活方式,它導致的結果是未來可能出游頻次減少。

這種長距離休閑的適應,會減少我們真正出游的頻次。過去很多人對身邊的風景是忽略的,是沒有關注的,或者沒有給予足夠關注的,現在,當然最開始是被動的,后來發現身邊還是有很多不錯的可以休閑的地方,可以替代出游的地方。那么他既輕松,花錢又少,那么出游頻次就會減少。

第二個就是計劃性加強。過去經常說我們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未來可能是無預約不出游,以后預約制慢慢會形成常態,現在很多地方的景區都實行預約制,預約制有很多好處,會極大提升旅游體驗,而且能夠保護生態環境,這些都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但是,這種預約制會對我們的出游行為,對我們的出游決策我想一定會產生影響。所以我想可能以后出游的計劃性,我講是長途的,跨省的出游的計劃性會加強。說走就走的旅行會減少。

第三個改變就是親子的剛需。現在旅游業實際是一個彈性需求,我們可以看中國旅游研究院近期發布的暑期旅行預測報告,顯示,近九成的受訪家庭有意向在即將到來的暑假安排親子游。實際上現在很多的,特別是武漢的、湖北的,很多恢復的旅游市場,大量是親子游。那么為什么?第一個因為小孩子憋了這么長時間必須要出去,不出去不行。第二是中國家庭為了小孩舍得投入。所以這次在5、6月份可以發現,像湖北恢復最快的一個景區,不是傳統的神農架,不是武當山,不是黃鶴樓,恢復最快的是主題公園,為什么?它的主要產品是親子游,很多家庭帶著小孩去,主要是為了滿足小孩,而且去不止一次,是兩次、三次,暑假還會去。我想這是一個改變。

第四個改變,我稱之為旅游消費升級。我們在疫情常態化的驅使下,可能是品質時代的到來。品質旅游的進程還是比較緩慢的,疫情會加速品質時代的到來。在這樣一個狀態下,我們未來可能是向散客的、小團的、自駕的、定制的這樣一種旅游產品,可能會成為主流。所以,如果還是保守著過去大規模組團的,要么就是倒逼要么就是轉向。有很多過去貪圖便宜的,現在也愛上品質,也許他的出游,他會壓縮自己的出游頻次,他會把更多的休閑變成一種宅休閑,就是我說的常住地休閑,但是一旦他計劃了決定了要出游,特別是要跨省、長途旅行,那么他會要追求品質,他不會再一點錢上會猶豫不決。所以是不是這次疫情會加速我們從過去傳統的大眾旅游到品質時代?當然可能規模會縮小,但是消費會升級。那么這是一個變化。

第五個變化,就是我們旅游消費在目的地的選擇上,可能會偏向主題化、個性化、非標準化方向發展。未來什么樣的旅游消費產品可能會比較受到青睞?景區+民宿,比如湖北景區+民宿的產品現在是賣得最好,它符合主題化,也個性化,非標準,也比較安全,小規模。再就是康養旅游,再就是輕戶外的體育旅游,人文主題旅游,像古建主題游、詩詞主題游,這些主題化、個性化、非標準化的旅游目的地,可能會受到青睞。我們過去認為小眾的,可能未來是大眾,當然這個大眾跟過去的大眾又是兩個概念。

第六個改變,在目的地選擇方面呈現單一化。目的地選擇的單一,會從多地到一地,一地游會增加,多地游會減少。實際上現在很多人出游要求安全、安靜,兩個安,所以他會延長一地的停留時間?,F在旅游目的地也在做這方面的研討,比如湖北,現在推出所有的都是一地游產品,像大九湖,499住6天免門票,還有在襄陽,要是住一晚上就補貼一百塊錢。這是一個變化,從多地到一地。

第七個變化是門票經濟的終結。旅游者不再愿意為高額的門票買單,當然疫情情況下,很多過去非?;鸬木皡^都是免門票的,或者是門票非常低的,我想一是大家慢慢會習慣,再一個是很多消費者不再愿意為高額的門票買單。因此景區還想依靠門票經濟走下去的,這條路不可持續。既然門票這條路不可持續,那么作為旅游景區來說,它對于旅游消費的變化,一定要在二次消費上做文章,我認為會加速農文旅融合。二次消費靠什么,如果門票就是觀光的話,是里面的資源,觀光對應的是門票價值的話,那么這種二次消費一定是加速文旅融合,或者是農游融合,產生一些新的產品供游客消費。

第八個變化,我把它叫做遇見陌生人的沖動會減少。很多人覺得旅行一個很重要的價值是在旅途中或者在旅游目的地會遇見陌生人,確實這種遇見給了我們很多期待,一種未知的期待也增加了旅游過程的體驗或者是樂趣或者是內涵。但是可能從一種旅游消費的當下的變化來看,這種遇見陌生人的沖動會減少,反而會到某種程度上有限的陌生人回避,可能這是一種社交距離的后遺癥。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為什么我們的這種親子的,這種小團的,這種民宿的,這種定制化的、小規模的,實際上都是為了減少與陌生人的遇見,都是陌生人回避,是社交距離的延續,這個形成習慣以后我想這會是一個變化。

最后一個我想講一個變化,是大家談的很多的線上旅游。這里面我要表達一個觀點,是為何線上旅游是不存在的?我們很多人認為,可能旅游會有一種新的表達形式,線上旅游,通過AR、VR科技手段會有新的表達形式。我認為線上旅游不存在。為什么?旅游就是一種在地體驗,如果它不是在地體驗就不叫旅游,可以換另外一個詞。旅游是一種在地體驗,必須完成常居地到異地的空間轉換,這種是眼耳鼻舌身意的六位體驗感受。

第一準確的應該是線上旅游營銷,這種科技手段在線旅游更多表達的是新的旅游的營銷手段,可以取代或者彌補我們過去的傳統的營銷手段。第二種表達合適的理解在線旅游是旅游地的線上體驗,我贊成文旅資源的數字化建設,可以增加文旅地的體驗感,或者增加我們的體驗價值,通過在線的方式,但是不能取代。第三個就是有限的線上替代,這個線上替代不是線上替代旅游,而是線上替代了部分旅游市場,我們可能未來部分商務旅游市場,會議旅游市場,可能會被線上替代,但是這種線上替代不是替代旅游,是替代了部分的旅游市場,比如說商務旅游市場和會議旅游市場。

這是我講的九個關于在長時間疫情狀態下旅游消費可能會發生的一些變化,這對旅游者、旅行商、旅游景區、旅游目的地,包括我們做旅游研究者來講,可能是需要重點思考的一些很重要的問題。